小流氓深圳回忆录-2001(十二年前)

2013年06月25日  |  2:52 下午分类:流氓生活随笔  |  标签:  |  2,216 views

周天坐上厦航的飞机经一个半小时的飞行抵达深圳,一下飞机,深深吸一口气,十二年了,流氓终于又回来了。

想想十二年前那个刚刚毕业还略显青涩的自已,聆听着1979年特区的发展历史,怀着对深圳满腔的期望与自已开创一片天地的抱负,与一个大学同学来到了深圳,希望可以用平凡的自我来打造一个不是太平凡的人生。

刚来深圳的时候,第一个印象就是深圳的天好蓝,绿化真的很好,以至于后来回福州的时候,老觉得不习惯福州灰蒙蒙的天与浑浊的空气,那时候就一直在想,我哪一天还要回来,哪怕是作为一个匆匆的过客。

image

那时候的我,虽然年少,但好像又带了点忧郁,最喜欢晚上一个人坐着公交车,听着音乐,眼光迷离的望着车窗外深南大道上疾驰而过的车辆慢慢的发呆。最喜欢那样的感觉,也说不清楚,就是那个很空间又很缥缈的感觉,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,或许是想家了,或许是我性格就是这样,或许一个人的人都这样吧。。。

记得刚来深圳的时候,是我跟我同学住在他的一个朋友家里,一安顿好就出去找工作了,在深圳找工作的记忆一辈子估计都不会忘了,只记得不停的在各大招聘会频繁的投简历,平均一天投十几二十分简历,有回应的也有不少,最多的时候一天面试四五家企业,就觉得整天在外头跑,累倒是没有啥感觉,心疼的是兜里的钱钱,在深圳坐个公交车真的好贵,关内到关外没有个八块钱打不住,来回几趟一个整个二三十的车费那是常有的事,看着兜里带出来的2000块钱,一天天的少下去,心里可着急了。(当时记得中华英才网ChinaHr.com的办公室只有一小间,好小好破喔)

流氓是家里的独生子,父母更是疼爱有加,一听自已的儿子要去深圳工作,我父亲倒是没说啥只是说出去要小心点,如果实在混不下去了就回来,而母亲就没这么好说了,怎么说怎么不答应,还发动了家里的七大姑八大姨的全部来劝说让我留下。那时春青萌动的年轻人的水可不是这么好浇灭了,母亲最终没有说服我,我怀里揣着母亲给的2000元钱,约好说如果钱花完了工作还没有找到,就回福州。

流氓是学计算机专业的,在学校的时候也没有好好的读书,最主要是不知道社会上需要的是什么样的人,到了面试的时候才知道,原来自已太多的不足了,后悔那些天天逃课打电动、看电影的日子,我们浪费的是最宝贵的青春,现在的年轻人更是如此了。那时候真怕钱花完了,还是没有找到工作,那样回去真的很没有面子的,流氓不想当这样的人。

说到找工作,也说个题外话,当时去找工作记得进人才市场入口处,站了一堆的大频大婶,手里都拿着个红皮片,嘴里不停的叫着“办证办证”,可能因为人太多的原因有些“没有职业道德”的“办证工作人员”啥也不叫卖了,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,在脚边用粉笔大大写着“办证”两字。如果你从他们身边路过,一些“勤快”的大哥们会往里手里塞一些名片,晚上回家掏出一看上书“东南亚证件集团”七个大字,当时年少的自已一直也很疑惑为何还有这样的集团公司,公商注册如何通过的。直到有一天晚上,流氓喝醉了酒在小巷的路边尿尿,看到一位大哥,一手拿着一个铁牌,一手拿着喷漆,很熟练的把铁牌放到墙上,快速的喷上黑漆,墙上顿时出现流氓熟悉的几个大字“东南亚证件集团 电话XXXXX”,流氓顿时明白,原来东南亚证件集团也在福州开分公司了。

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,在流氓到达深圳的第二周,流氓与我的那位同学都顺利的找到了一份工作。他在深圳关外的一家工厂当程序员(当时还要特区通知证),而我就到了一家关内网络安全公司作了一名技术支持。拿到Offer的那个周末,我跟我人同学去了超市买了好些好吃的,在快餐区特别点了两个肉菜两个素菜,大吃了一顿,要知道在找工作的那些日子,流氓吃了许久的“酸辣土豆丝”,堪称土豆王子。

在超市买东西的时候还闹了一出大笑话,那时候在超市买了一盒达能的配奶,(现在放小怀子里比较浓的那种)一打开,发现味道酸酸的,奶也稠,当场以为坏掉了,就冲进超市理论,说超市不道德卖坏的东西给我们,当时的超市小妹就一个劲的解释说,这东东原来就是这个样子的,没有坏的。流氓是个地地道道的福州人,自以为也算个省会的城里人了,什么世道没见过,拿这种坏的骗我,当场义正言辞的告诉他,我们福州卖的酸奶全部都是稀的(就是现在的酸酸乳那种),如果我们那个盒装的酸奶变成稠的话,就是坏了,就吃不得了。直到流氓回福州好几年后,WalMart啥的综合商超进驻福州,那些达能、伊利、光明啥的杯着酸奶出现在各大超市货架上的时候流氓才恍然大悟,原来这东西真不是坏的。现在想想真对不起当时的那个超市的小妹,虽然当时没叫商场赔偿啥的,但是大超市欺负人卖过期商品的骂外,让那个超市背了好多年,超市的名字忘了,是万佳还是万嘉。

流氓在深圳的日子,还见到了当时也在“玩域名”的黎叔,当时的黎叔开了一家网络公司专营域名注册、网站建设啥的,流氓总计在黎叔那里消费了三单,一单是一个域名空间,100M来着,价格嘛不贵三位数,还有两单是域名3533.com还有7077.com,那天晚上还是卡里没钱,让赊帐注册的,当时谢谢黎叔的信任,不过可惜的是这两个域名后来没有续费掉了,要不然留到现在也能值好些钱了。

后来在深圳的日子酸甜苦辣也就不表,一年多后,我母亲又发动无法亲朋好友再次对我劝说,加之家中洽逢拆迁,就答应回福州发展。也不知当时如果留在深圳,现在的流氓还是现在的这个流氓不,谁也不懂。

回想往昔,无数的回忆,每一点每一滴都好怀念好怀念,闲时总拿出来翻翻想想,总怕年纪大了,忘性大了,把一些记忆给抹去。也曾想过好好静下心来写个回忆录啥的,但又觉才至而立之年,是不是有点早了,更主要的是现在财务无法自已,还为五斗米折腰,这事我估计还是等退休后再干吧。

午休结束,这次出差深圳不是要来渡假,是要来干活的,哧嘿!

喜欢本文,那就收藏到: Del.icio.us Google书签 Digg Live Bookmark Technorati Furl Yahoo书签 Facebook 百度搜藏 新浪ViVi 365Key网摘 天极网摘 和讯网摘 博拉网 POCO网摘 添加到饭否 QQ书签 Digbuzz我挖网

随机日志

1条评论 关于 “小流氓深圳回忆录-2001(十二年前)”

  1. CCCC 发表于: 六月 25th, 2013 4:14 下午

    同样也是12年前来到深圳,不过还好,一直在深圳呆着,喜欢这座城市,天蓝,海蓝,树绿。看到流氓说去了海德一道,我家在那附近。可惜比较忙,不然可以约流氓喝两杯。

    [Reply]


发表您的评论